首頁>時政在線

廉潔不過關 離職難“平安”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發布時間:2019-06-28

  6月18日,浙江省紀委監委網站發出通報,原浙江省建設廳住宅與房地產業處處長何從華涉嫌嚴重違法,正接受監察調查。通報一經發出,即引發廣泛關注。原因在于,何從華于2008年辭去公職,下海經商,此時接受監察調查,距離他辭去公職已有11年。

  黨的十八大以來,多名辭職或退休的原公職人員被查處,釋放出越往后執紀越嚴的強烈信號。辭職或退休并不等于進入“保險箱”,無論是任期“踩線”,還是離任后違紀違法,一旦底線失守,任何人都逃不脫黨紀國法的嚴懲,因腐敗欠下的賬終究要還。

  離職多年仍“東窗事發”

  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一些公職人員不滿足于穩定收入,離開體制內下海經商,這一現象已非罕見。2017年10月,十九大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招待會,中組部相關負責人回答記者提問時介紹,從統計來看,近年來公務員平均每年辭職人數約占公務員總數的0.1%,每年大約有1萬人左右辭職。

  公職人員下海本身無可厚非,但如果離開職位后利用在任時的關系網和影響力謀取私利,就將受到黨紀國法的嚴懲。

  2004年,時年51歲的浙江省紹興市政協原黨組副書記、副主席陳建設辦理提前退休后,曾以“紹興北辰置業有限公司總經理”的身份公開亮相,同時他還擁有浙江永建置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的另一重身份。2019年5月7日,浙江省紀委監委通報指出,陳建設毫無黨性原則,毫無廉潔意識,利用手中權力為自己提前退休“鋪路架橋”,與私營企業主合股違規經商辦企業,違規兼職取酬;利用職務便利為私營企業主謀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額財物。陳建設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距離其卸任已有14年之久。

  一些領導干部不但在任時以權謀私,離任后同樣不收斂不收手,最終新賬舊賬一起被清算。

  安徽省滁州市來安縣原縣委書記劉榮祥就是一個典型例子。2019年1月4日,劉榮祥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4月,劉榮祥辭去公職,選擇下海經商,不到2年時間,便被調查。1月11日,安徽省紀委監委網站發布消息,安徽省人民檢察院決定逮捕劉榮祥時認定,其利用擔任天長市委副書記、市長、來安縣委書記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離職后,利用原擔任來安縣委書記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在免交巨額違約金事項上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他人財物數額巨大。

  “愧對黨組織多年的教育培養,對自己的錯誤深感痛心。”在宣布開除黨籍現場,劉榮祥懺悔道,并告誡廣大黨員干部以他為戒,嚴格約束自己的行為,自覺置于黨紀國法的監督之下。

  心存僥幸妄圖“蒙混過關”

  一些貪腐分子在辭職、退休上挖空心思“大做文章”,企圖逃避紀律和法律的制裁,一方面,是貪欲作祟,不惜以身試法,折射出扭曲的權力觀和價值觀;另一方面,在一些領導干部和公職人員的思維定勢里,辭職或者退休往往意味著“平安著陸”。

  妄想通過辭職實現“金蟬脫殼”,把舊賬“一筆勾銷”,殊不知違紀違法問題早已被盯上。廣東省深圳市振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李永明在2015年8月9日提交書面辭職報告,稱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所任公司董事、董事長等相關職務。然而,僅僅3天之后,深圳市紀委即發布消息,李永明因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經查,李永明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利,收受巨額賄賂;干擾、妨礙組織審查。經市紀委常委會議審議,決定給予李永明開除黨籍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不少干部認為,“退了退了,一退就了”,只要在任時沒有露出馬腳,離職后便可萬事大吉。一名退休后以受賄罪被判刑的落馬干部坦言,“我心里其實很清楚自己有問題,但以為退休了就安全了,沒想到最終還是沒能逃脫。”同他一樣,少數違紀違法的領導干部心存幻想,以為離崗后“誰都管不著”,這實則是對全面從嚴治黨的形勢認識不清,對黨中央鐵腕反腐的決心認識不足。

  更有甚者,在依然膨脹的私欲驅使下,離任后斂財“放開手腳”,變本加厲。

  甘肅省白銀市政協原主席郭德清因嚴重違紀違法獲刑14年,落馬時已經退休7年。據統計,其在任時共收受賄賂333萬元;退休后,郭德清進入當地一家名為中科股份的公司擔任監事,他通過蘭州發改委、國土局的領導干部,為該公司協調商業項目有關手續,還為其他商人說情打招呼,收受賄賂;不僅“吃項目”,郭德清還向白銀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白銀中院院長等打招呼,為他人辦理取保候審。據統計,其退休期間收受的錢財是在任時2倍多。

  “退休前辦事,退休后收錢”,一些領導干部將權力“期權化”——在任時為企業和老板謀取私利,為了保護自己不收取回報,離任后即到關照過的企業任職。陳建設的懺悔材料正好映射出這種心理:“作為黨員領導干部,喪失理想信念,個人私心、虛榮心占據上風,將黨性觀念和公仆意識通通拋之腦后,私欲膨脹,完全從個人私利出發考慮問題,錯誤地認為‘官途不順’時,要盡力抓住將所謂的‘人力資本價值’轉換成現實的資本價值。”

  在專家看來,一些違紀違法人員“先辦事后收錢”,將獲取好處的時間延遲到離職后,幻想淡化“收錢”與“辦事”之間的因果關系,使問題不易暴露,而且寄希望于離職后逃避監督,自以為問題暴露也能以“辭職”“退休”之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追根溯源 一查到底

  干部可以離職,但反腐沒有暫停鍵,更沒有休止符。黨的十八大以來的反腐實踐擊碎了包括“退休即安全”在內的一系列“偽規律”,向全體黨員干部和人民群眾宣告了有貪必肅、有腐必反的堅定決心。

  日前,上海市紀委監委發出通報,對原上海儀電控股集團公司副董事長佘寶慶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審查調查。資料顯示,佘寶慶已退休12年,今年72歲。今年1月,被江蘇省常州市紀委監委立案審查調查的常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原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顧黑郎,同樣是72歲。

  事實證明,離職不代表“成功上岸”,“帶病”干部若妄圖把離職當作“擋箭牌”,為自己的違紀違法行為“打掩護”,逃避監督和查處,注定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犯下的錯必將被追根溯源、一查到底。

  對于仍有一些官員心存僥幸、執迷不悟,企圖通過離職逃避懲處的現象,有關專家建議,要保持懲治腐敗高壓態勢,堅持標本兼治,一體推進“三不”,不斷做實做細“后半篇文章”,強化警示震懾。

  浙江省在全省深入開展“警示教育月”活動,用活用好各地查處已離職干部違紀違法典型案例,以身邊事教育身邊人,引導違紀違法分子打消僥幸心理,主動投案。

  對于打算離任的掌權人、管事者,不能放任自如,“說走就走”,要多上一道“緊箍”,細化相關規定,對離職后的就業范圍、就業時間等劃出“硬杠杠”。同時,紀委、組織、審計等部門應對提出辭職、退休的干部嚴格把好“出口關”,確保官員干干凈凈出門。

  何從華在辭去浙江省建設廳住宅與房地產業處處長一職后,于2012年擔任杭州一家房產集團執行總裁,仍從事與房地產相關的工作。而陳建設也被指出,曾利用手中權力為自己提前退休“鋪路架橋”,與私營企業主合股違規經商辦企業,違規兼職取酬。

  針對這方面存在的問題,2018年新修訂的公務員法規定,公務員辭去公職或者退休的,原系領導成員、縣處級以上領導職務的公務員在離職三年內,其他公務員在離職兩年內,不得到與原工作業務直接相關的企業或者其他營利性組織任職,不得從事與原工作業務直接相關的營利性活動。公務員辭去公職或者退休后有違反前款規定行為的,由其原所在機關的同級公務員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由縣級以上市場監管部門沒收該人員從業期間的違法所得,責令接收單位將該人員予以清退,并根據情節輕重,對接收單位處以被處罰人員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

  2018年,深圳市針對中央第十二巡視組巡視反饋意見中提出“一些權力部門的干部辭職后違規到業務關聯企業任職”的問題開展專項整治,對2015年1月以來辭職的公務員從業情況進行排查,嚴肅查處發現的違紀問題,并作為紀律教育學習月的警示教材。同時,研究制定了《關于進一步規范公務員辭去公職后從業行為的實施意見》,細化公務員辭去公職的審批、從業報告的具體規定,強化原單位日常管理責任,建立紀檢監察、組織人事、市場監管、稅務、社保等部門共同參與的監督聯動機制,采取多項舉措加強公務員辭職后從業監督管理,防止違規從業和腐敗問題發生。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黨員領導干部和公職人員應該清醒認識到,離職絕不是逃避責任的“擋箭牌”,也不是躲避監督的“避風港”,黨紀國法的嚴懲也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若想“安享晚年”,就必須時時刻刻做到“兩袖清風”。(記者 顏新文 通訊員 楊文虎)

吉林快三遗漏